新聞中心
我要投稿,中國大學生網誠征各類校園題材優秀稿件。

《成都晚報》停刊:又一紙媒謝幕,也許曲終人未散

時間:2019-06-05 14:17:46 來源:西南科技大學 作者:楊蕪萌

點擊:763 評論:0 字號:+   -

3月27日《成都晚報》在頭版致讀者:“為適應時代發展需要、推進媒體轉型升級,全力運營‘成都發布’和《成都晚報》新媒體,經研究決定,《成都晚報》從2019年3月30日起宣布休刊。”短短的幾行字,便帶走了《成都晚報》63年的非凡今生。

懷念一份報紙,懷念一個時代

《成都晚報》創刊于1956年5月1日,是《成都日報》集團三大報紙之一。巴蜀文化的滋潤,鑄就了《成都晚報》獨樹一幟的風格:融新聞性、知識性、服務性、趣味性為一體,信息密集、服務到位、文化濃厚、可讀性強。走過六十余載風風雨雨的《成都晚報》,如今宣布退出歷史的舞臺,多少令人唏噓。

在上世紀末,成都就已經是一座被寄予厚望的“中國報業第二城”,僅次于廣州。彼時的成都報業市場紙媒林立,《成都商報》、《華西都市報》、《成都晚報》等報紙之間的競爭也是相當的激烈。可是紙媒的黃金時代終究是曇花一現,伴隨著紙媒衰落期的到來,《中華新聞報》、《新聞晚報》等多家報紙相繼宣布停刊,似乎如今整個中國報業市場的停刊行為猶如家常便飯,已經不再稀奇。如此看來,《成都晚報》歷時半個多世紀,已然可以算得上是資深老報了。

隨著《成都晚報》的謝幕,也有許多新聞工作者通過文字的形式表達了內心的惋惜之情。《中國周刊》前總編輯、資深媒體人朱學東更是在《我從不為紙媒時代兄弟姐妹們的流散哀傷》一文中,表達了自己對紙媒行業深厚的情感——“我從不為紙媒時代兄弟姐妹們的流散哀傷,相反,我更為他們高興。與其如螢火一點孤光,不如散作滿天星輝。”字里行間流露出的既有對《成都晚報》休刊、傳統紙媒式微的惋惜,也有對紙媒黃金時代的懷念。所謂“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報刊黃金時代的紙媒從業者,懷著理想激情出發,他們以熱血、才情奉獻于社會,努力向公眾呈現事實的真相,推動社會的點滴變革,也為自己贏得了職業的尊嚴和榮耀。當《成都晚報》悄然落幕,人們懷念的不僅僅是一份報紙,更是一個時代。

相約新媒體,我們不說再見

時代賦予了紙媒快速發展的輝煌勢頭,而紙媒也承擔起了記錄時代的歷史使命。當時代的洪流滾滾向前,媒介介質發生革命性變化,移動終端逐漸占領市場,閱讀也被撕裂為碎片化,傳統紙媒的退場也只是時間問題。在《成都晚報》走過的半個多世紀里,其對于成都的意義也絕不僅僅是一份具有鮮明都市特色的綜合性市民報而已。《成都晚報》更像是一個時代的縮影,在這場不可抵擋的歷史洪流中,用自己的芳華,為成都這座城市以及這座城市的生活,甚至是這里的每一個人,留下了幾分厚重的筆墨。

盡管社會在不斷革新,但是無論如何,新聞工作者們對于新聞以及真相的追求卻從未止步。因此,傳統紙媒的轉型不過是為了能夠更好地為這個時代發聲。正如《成都晚報》在公告中提到的那樣,“轉型升級后的互聯網新型媒體,將更好地服務廣大讀者、用戶的新聞信息需求。”誠然,《成都晚報》宣布休刊讓我們再一次看到了一個時代的落幕,但是我們都明白,告別,是為了迎接更好的未來。

媒介的更新迭代是無法阻擋的事實,但是新聞的內容才是讀者最關注的。面對紙媒的困境,新媒體“傳播者”和傳統紙媒“內容生產者”的角色完全可以互補。在內容為王的時代里,唯有堅持媒體的內容和權威,才能守住大道。

打賞本站
若您喜歡本站,可通過打賞的方式支持我們「打賞請附言留名」,打賞金額將用于網站運營和維護,謝謝!

西南科技大學楊蕪萌供稿

責任編輯:高永鋒

  • 珠穆朗瑪峰上那些尸體 如今成了一個個地標

    一個美國人如何打撈失落的五四記憶

    1979年,中國開始整理“五四”遺事,對這場六十年前的過往做重新評價。失語長達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開始被邀請出來,重述往事。舒衡......

中國大學生網評論【0人參與,0條評論】 登錄 | 注冊

高永鋒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 文化速遞,情溢陽新——文學院“

    為傳承優秀傳統文化,引導學生領悟國學精粹,增強青少年文化自信,7月8日下午,由陽新縣浮屠鎮團委、玉堍村村...

  • 華中大學子走進河南焦作,助力老

    7月 31 日至 8 月 10 日,華中科技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赴河南省焦作市溫縣開展 “對老年人飲食、用藥...

  • 陌上花開,情溢赤尾小學

    作為隊長,她們像導游一樣帶領著我們向著太陽,一路前行。這次三下鄉活動的順利開展,離不開大家的努力,尤其是...

  • 攜愛啟程,筑夢青春

    重慶師范大學涉外商貿學院跨境商務學院“濃情云門,引夢啟程”教育關愛服務團來到合川區云門鎮,開展為期十天的...

校園文學
骑士传奇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