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文學
娛樂頻道
校園新鮮事

9012,互動劇的春天到了嗎?

時間:2019-05-15 23:53:56 來源:龍新周刊 作者:謝美浴

點擊:197 評論:0 字號:+   -

“游戲因為有人的加入而變得復雜,游戲越好玩,付出的代價也就越高。”喬偵探玩弄著手中的撲克牌,他戴著帽子,隱在暗處,看不清表情。

這是芒果TV推出的互動微劇《明星大偵探之頭號嫌疑人》,至3月4日,全六集已經全部上線。在此之前,《明星大偵探》就以一波三折的情節、刺激燒腦的推理從眾多綜藝節目中脫穎而出,成為綜藝中的佼佼者。觀眾在觀看節目的同時,也不免“摩拳擦掌”“蠢蠢欲動”,跟隨劇情做出自己的推理判斷。

互動微劇《明星大偵探之頭號嫌疑人》的推出,成為了《明星大偵探》最具創新意義的形式,它將搜索證物和提審嫌疑人的權利移交到觀眾手中,讓觀眾一步步撥開迷霧,推理出案件真相。這也是互動劇又一次大膽的嘗試。

風云再起

《頭號嫌疑人》這部微劇,正是互動劇的一種形式。互動劇側重以互動的形式來講述故事,用戶在觀看互動劇的時候,不再是旁觀者,而是可以自主選擇劇情走向、把控主動權的參與者。這也是互動劇與傳統影視劇的不同之處。

其實互動劇并不是一個新事物,早在2008年,激動網制作的《電車男追女記》在YouTube上線,這時候互動劇就已經嶄露頭角。緊隨其后又相繼出現了《趙趕驢電梯奇遇記》《安與安尋》等火熱的網絡互動劇。

互動劇沒有丟失傳統影視劇的故事情節和視覺效果,同時增添了許多可互動元素,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嘗試,所以《趙趕驢電梯奇遇記》等互動劇一經開播獲得了過百萬的點擊率。人們對互動劇的追捧讓傳媒集團、投資公司看到了商機,一時間,互動劇風光無兩。此后兩年,國內探索互動劇的腳步一直沒有停歇。2009年,浙江衛視總監夏陳安表示將會投資8000萬打造四部互動劇,2010年5月,激動網旗下品牌“赳客”首次推出“互動劇場”,本來主打音樂的太合麥田集團也打造了《SEVEN》這部互動劇,想趁著熱潮分一杯羹。

互動劇的出現點燃了人們的熱情,但這似乎只是曇花一現,熱度消減后,互動劇之海就一直風平浪靜。直到2018年底,美國Netflix的《黑鏡·潘達斯奈基》上線,新一批觀眾體驗到了參與感,這也成為了影片最大的賣點。在此之前,Netflix就在動畫劇集《穿靴子的貓大冒險》和《雷霆卡車巴蒂》中植入“分支劇情”,并表示如果反響達到預期,類似的互動將會在更多的影視劇中推廣。《黑鏡》的出現像是往湖泊中丟了一塊石頭,激起了層層漣漪。

《黑鏡》上線后五天,乘著這陣東風,互影科技與五元文化聯合推出的互動短劇——《古董局中局之佛頭起源》也正式上線。關于制作互動劇的嘗試,互影科技的創始人鹍鵬表示:“吃雞、王者榮耀滿足的可能是用戶社交的需求,而電視劇滿足的是從客觀的角度看故事的需求。我們希望,能夠為中國用戶提供一個主動參與到故事中去的選擇。”

《黑鏡》與《佛頭起源》上線時間僅僅間隔了五天,國內外幾乎是同時試水互動劇,互動劇再度出山并非偶然,湖南師范大學碩士郭姝靜在論文《中國網絡互動劇分析——基于文本、語境和受眾的視角》中談到:“網絡互動劇展現了我國網絡視頻媒體自新世紀以來的突破,其誕生符合編劇參與編劇、平等對話的訴求,打破了影視媒體主導影響傳播的傳統語境,具有積極的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

互動,不只因為互動

如郭姝靜所說,互動劇的一個目的是利用互動贏得觀眾和市場。不管是短視頻的普及化,還是vlog的日漸興盛,這些現象都標志著視頻時代的到來,在這個節點上,媒介傳播更加注重互動性與用戶體驗。

注重互動性的成功案例正是近幾年持續升溫的彈幕文化。彈幕最初由A站、B站等視頻網站引入國內,網站上的用戶對這種匿名性互動產生快感,自此彈幕文化開始盛行。中國傳媒大學新聞傳播系的宋豆豆在《新聞周刊》上發表的論文《彈幕視頻的大眾狂歡及其文化溯源》中寫到:“彈幕視頻所具有的交互性正式傳播意識的再現,用戶在觀看彈幕視頻時,一方面接受視頻為本傳達的信息,另一方面在‘虛擬在場’中,與其他用戶共享符號被結構和再創造后的意義。”這種實時互動性,能夠引發受眾共鳴,而互動劇與彈幕文化在這方面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2017年央視綜藝《國家寶藏》以官方形式入駐b站,受眾參與度高,這也為節目的話題熱度加溫,因此,2018 年《國家寶藏》第二季也延續了這種做法。隨著時間推移,受眾的需求也在進一步擴大,基于觀眾把握主動權、增強參與感的訴求,給予觀眾選擇的多線性敘事形式出現了,觀眾對互動劇千人千線所帶來的趣味性是抱有很大期待的。不管是彈幕文化的盛行,還是如今風潮再起的互動劇,影視劇的形式一直根據用戶的觀劇習慣和觀劇需求而進行嘗試和創新,這也體現了市場需求與用戶需求是撐互動劇發展的最主要因素。

除了用戶與市場的需求,科技進步的支撐也是互動劇發展中不可或缺的條件之一。2016年,VR風起,短時間內,VR 便一躍成為了游戲圈的新寵。VR為虛擬游戲裹上了真實的新衣,滿足了玩家追求更有參與感的游戲體驗的需求。清華美院教師師丹青在論文《多維度下展開的非線性敘事》中也談到:“在智能化時代,信息技術和媒體技術都在日新月異的發展。一些藝術和影視娛樂作品利用虛擬現實技術(VR)和增強現實技術(AR)等已經將體驗式敘事設計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明星大偵探之頭號嫌疑人》的后期制作人之一焦琛宇表示:“相較于電視劇,互動劇的代入感會更強,而這也是媒體融合的一種體現。”電視劇與游戲的融合很早之前就有所表現,隨著媒體科技的進步以及手機、網絡的普及,電視劇和游戲間也有了越來越多的互動,比如電視劇衍生出相關的游戲《秦時明月》《武神趙子龍》《羋月傳》等,或者是由游戲改編成電視劇《古劍奇譚》《青云志》《古墓麗影》等,而現在的互動劇,則是游戲與電影的合成,是一種更深層次的融合。隨著媒介融合的不斷深入,各個媒介也進一步釋放了自己的獨特優勢,正如互動劇,讓影視和游戲各自的優勢成為顯學,在相互借鑒的過程中相互融合。

道阻且長,上下求索

如今,互動劇再次叩擊市場大門,依然要經歷被質疑的過程。以《黑鏡》為例,人們對《黑鏡》的評價褒貶不一,兩極分化嚴重,豆瓣評分更是一路下滑到了6.9,原因是部分網友對這種“形式大于內容”的互動劇并不買賬。“我認為《黑鏡》這一類的題材有些互動比較適合,其它就不好說了,創新不是獵奇,不是所有的創新都是有意義的。”《影視圈》雜志社社長、北京星庫影視傳媒公司總經理劉海洋這樣說,并且坦言不看好互動劇。

曾經從事過記者工作的知乎答主@阿神認為:“互動劇是一種很好的娛樂表現方式,但很難成為主流。”究其原因,大眾對互動劇的接受和認知程度應排在首位,互動劇雖然不是一個新事物,但它的受眾面一直都比較窄,暫且不說對不了解影視行業的一部分人不知道互動劇的概念,著名導演高群書在談到互動劇時也表示不太了解。再者,互動劇的成本較傳統的影視劇的成本會高出不少,多線選擇,就要求補拍多個場景,耗時耗錢,并且有后期的營收風險,為了讓《黑鏡:潘達斯奈基》到達互動的效果,從計劃到制作,Netflix花費了超過18個月的時間,成本也是黑鏡系列中最高的。

在內容方面,互動劇的創新還不足,故事單薄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同質化嚴重,如果僅僅把互動作為噱頭,沒有創新、沒有優質內容,那就得不償失了。CIBN互聯網電視副總經理王明軒在演講中提到,“互聯網的興起,正快速把介質、渠道、受眾由過去的常量變成難以駕馭的變量,而內容整體上沒有大的突破,于是內容的王位發生動搖,出現了介質為王,渠道為王,甚至受眾為王的局面。”

《頭號嫌疑人》和《佛頭起源》兩部劇上線,只是為了推動互動劇打開國內市場的一次嘗試,雖然互動劇有創新立意之處,但是傳統媒體優勢不減和新式媒體層出不窮的雙重壓力下,互動劇的發展還任重道遠。重慶秋歌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楊秋平認為:“觀眾可在畫面與鏡頭中自行點擊、保存、分析,切身參與其中。這種強調參與和滲透的互動影視或會成為未來電影的發展方向。”

打賞本站
若您喜歡本站,可通過打賞的方式支持我們「打賞請附言留名」,打賞金額將用于網站運營和維護,謝謝!

西南科技大學龍新通訊社謝美浴供稿

責任編輯:高永鋒

  • 珠穆朗瑪峰上那些尸體 如今成了一個個地標

    一個美國人如何打撈失落的五四記憶

    1979年,中國開始整理“五四”遺事,對這場六十年前的過往做重新評價。失語長達30年甚至更久的“五四”一代幸存者,開始被邀請出來,重述往事。舒衡......

中國大學生網評論【0人參與,0條評論】 登錄 | 注冊

高永鋒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校園文學
骑士传奇怎么玩